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写什么呢】恶灵指导上

1.人物有ooc
2.酒窝灵,茂灵
3.时间操作
4.小短篇上半,关于下我在写,当务之急准备贺文。


(1)
灵欢新隆没想到自己可以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用恶灵的身份,虽说是恶灵但是和小酒窝一样是个小小坨,问灵幻为什么知道小酒窝是个小小坨。
第一次相遇总是缘分,灵幻第一时间没认出绿色的灵是小酒窝,小酒窝懵逼中硬是认出了灵幻这个狗逼,下面小酒窝想了想,如果装作不认识他,把他吃掉就好了。
“哦!小酒窝!”而灵幻及时的认出了他,毕竟灵中带着两个大红酒窝,除了小酒窝也是没谁了。

(2)
小酒窝一脸死相的把手里的恶灵撕开分灵幻吃,并且边吃边为他传授灵生经验:
“做灵不能太嚣张。”小酒窝带着灵幻躲一个角落:“更别说你这种小破灵了。”
“啧。”灵幻对他话里的小破灵耿耿于怀。
“做灵要学会捕猎。”小酒窝看着一个路过的灵一脸跃跃欲试:“多捕些灵来,才能补充营养。”他瞬间变成个大绿个,去把灵抓住带回来丢给灵幻。
“小酒窝。”灵幻咀嚼着嘴里的恶灵,味道挺奇怪的,蹦嘎脆。
“什么事?”小酒窝不知道为什么一脸凝重。
“你那个大绿个的形象丑萌丑萌的。”对,灵幻对那句小破灵耿耿于怀。
这种愤怒变成红色的样子,是因为灵幻,也是第二次了,小酒窝想了想现在自己的脸庞肯定变得和刀削的一样棱角分明。

(3)
“茂夫,现在怎样?”灵幻问了。
“除了每年你的祭日还有男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几天以外都很好。”小酒窝说。
“你怎么样?”灵幻继续问。
“除了碰到你一切都挺好。”小酒窝继续回道,然后看着灵幻飘远了。
日....小酒窝一把把他拉回来:“你干什么阿?别乱走,这附近是我的狩猎场,恶灵很多的。”
“去找茂夫...啊呀失策,忘记自己现在是灵了。”灵幻懊恼的一拍小酒窝。
做灵不能太灵幻,小酒窝摸着头上鼓起的包,好想抽根烟。

(3)
灵幻已经能赤手空拳撂翻恶灵了,当然是不强的那种:“小酒窝,如果我碰上你,那么我会怎样?”
小酒窝得意一笑:“被别的灵吃掉,毕竟这个地段对你来说就是地狱,对本大爷来说就是家。”
“让我多吃点,未来还你可以不?”小酒窝看着灵幻那团黄色,竟然感觉到他是很认真的在说。
“这么急干嘛?慢点吃!别噎着!”一边问一边关心灵,小酒窝感觉自己就像个老妈子。
“见茂夫。”回答的答案应了小酒窝的猜想。
“来,求本大爷,本大爷带你去。”小酒窝眼睛一亮,对灵幻说。
“今天几号?”吃爽的灵幻试着拨弄自己身体里的灵力。
“10月10日。”小酒窝疑惑的回答了。
“我生日,你还没送我生日礼物。”灵幻找了个坑比理由说。
“日,本大爷都没过过!你不要那么奢侈!”小酒窝懵逼中。
“下次帮你过。”灵幻为小酒窝做着心理建设:“去看看龙套吧,在我生日这一天他应该不太舒服。”
“好吧。”小酒窝思量了下,好像自己没什么损失,带着灵幻,一绿一黄两灵在空中一溜一溜的飞着。

(4)
小酒窝把他带到了相谈所,在路上遇上了律,两坨灵让律一惊:“小酒窝你女朋友?”
“啥!?律你不能乱说话哦!”小酒窝的内心毫无波动,身正不怕影子歪,如果两个灵没有牵着手的话。
“这不是律吗?”黄色的灵挣脱了小酒窝飞到律的周围:“长大了不少阿。”
“灵幻.....先生?”这熟悉的声音,律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小小坨。
“我现在是恶灵了。”律听着灵幻迷之开心的说话声,有点沉默,不要把成为恶灵这种事情那么普通的说出来好不好?
一边的小酒窝看着自己的手,看了看前面和律聊起来的灵幻【烟】

(5)
“哥。”律已经习以为常了,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他很熟练的转身去取毛毯。
灵幻进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茂夫,他把小小的身子放在他的肩膀上,当年瘦小的男孩终于长大成人,灵幻有些欣慰,更多的是心疼,因为他看到眼底的青色。
律把毛毯轻轻的盖在哥哥身上,灵幻飘起来看了看这个熟悉的地方,一如当年从窗户透过来的阳光,他坐在茂夫现在坐着的沙发上,看着门打开,迎接突如其来的小客人。

(6)
“哥哥,芹泽先生我们几个合力买下了这里。”律微微压低声音:“每年大家都会轮流过来打扫这里。”
“是嘛,那可不便宜阿,你们长大了。”这种时候,能言善辨的嘴都有些动不了。
律看着这种样子的灵幻说这种话,内心想着:有点萌。

(7)
在不吵醒茂夫的情况,两灵一人开着会议。
“灵幻先生你未来要怎样?”
“做个好灵。”
“我指的不是这个!”
“好好改造,重新做灵。”
“...........”
“你的梦想是什么?”
“世界和平。”
【以上全部划掉,走错剧场了】

(8)
好,让我们继续在不吵醒茂夫的情况下,进行一次会议。
“灵幻先生你未来要怎样?考虑直接成佛吗?”律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成佛啊,估计要你们全部渡过一生后我才能成啊。”好灵不和哥控斗。
“于是呢?”律有点苦恼,他不知道灵该干什么。
“小酒窝哎~”灵幻的声音瞬间变得温柔。
“怎么?”这个时候你就要求本大爷了吧。
“当我小弟吧。”灵幻这么说。
“滚!”小酒窝这么说。

(9)
脸为何物,干了这么多年除灵师的灵幻自嘲的想。
“灵平常干些什么?”灵幻问小酒窝。
“你平常干些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律问小酒窝。
“日了....你们仙人...”今天小酒窝爆粗口的频率严重上升啊。

(10)
“大概就是追寻自己的执念。”比如像自己,征服世界的脚步,从未停过,小酒窝这么想着。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
“?”
“?”
“你的梦想是什么?”

(11)
“律?”貌似茂夫醒了。
“哥哥。”律一个走位上去:“那个...灵幻先生他。”
“师匠?律你想说什么?”茂夫面露苦涩。
“龙套,好久不见。”茂夫的肩膀上传出一个声音。
茂夫看过去,一坨黄色的灵坐在他的肩膀上,笑着和他打招呼。

(12)
龙套用颤抖的声音说:“小酒窝,你变黄了。”
“龙套!”飘在另一边的小酒窝念起茂夫名字来像骂脏话。

(13)
“师匠.....”自己长大的弟子捂住脸哭得像个孩子,黄色的灵慢慢摸着他的头,温柔的笑着“我回来了。”
好,哭完让我们回归正题,等等,正题是什么?

(14)
“师匠你以后怎么办?”话是这么问的,黄色的灵被弟子用一种保护者的姿态抱在怀里。
“还没想好。”灵幻诚实的说了:“跟着小酒窝讨生活吧。”
“那你晚上住哪里?”律发问了。
“我们家吧。”影山兄弟的默契。

(15)
得,没我的事了,小酒窝觉得自己该出场了,但是没房没车怎么破?

评论(1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