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ALL灵】段子合集(3)

1.段子系列,人物有OOC

2.内容黑化病娇冰恋甜饼萌暖心年下苏爽,大杂烩

3.ALL灵,放飞自我

4.这边放正常内容段子,肉类走微博

5.第一个梗出自吕天逸,非自想梗







灵幻从床上醒来,家中普通的单人床变成了加长加宽版豪华公主床,他低头一看,身上布满蕾丝镶嵌了无数珍珠的睡衣沉得要压弯他的老腰,他无力的躺在床中央,床边出现了个人,他的弟子龙套。

龙套身着一身黑西装,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身姿挺拔看起来格外精神,但是有哪里不对,龙套带着愤怒与深情并茂,眼神深邃而如同暴风,这tm是谁?灵幻在这个加长加宽版的大床上与龙套隔着几十米相望。

龙套用他那低沉性感的嗓音对着他大喊,对,大喊,不然隔太远听不见:“你别想再逃了!你以为小酒窝爱你吗?不!我才是最爱你的人!”

灵幻:.................

道理我都懂,就是你这个披着我弟子皮的家伙,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灵幻被睡衣压在床上,放空了眼睛,在龙套眼中就是一副无力绝望的情景,他既难过又愤怒,既悲伤又痛苦,既嫉妒又心疼,既无奈又深情:“你难道就这样忘不了他吗?他究竟有什么好的?”他一边说一边爬上了床,用了10秒成功到达灵幻的身边,把他抱入了怀中,灵幻内心一阵卧槽:兄台好体力。

接下来的事情成功让灵幻的大脑停止运转了一秒,这个龙套他!居然把手伸进了他的衣领里,灵幻的屁股被什么给顶着,灵幻大脑被卧槽刷屏已经停不下来了,他在考虑要不要放个屁脱身。

终于弟子开始解开他的衣服了,灵幻的睡衣腰带有99个扣子,茂夫拆口子拆得整个人都快萎了,灵幻松了口气,才拆到56个,他准备眯一会。

“你为了不被我玷污你就想被窝玷污吗?”茂夫准备来个手撕腰带,事实证明,电视里的事和动手做起来不一样,看着茂夫撕腰带的样子,真可怜哈哈哈。




位于美食大陆的盐城是整个大陆最富饶的城市,他们城有个独一无二的珍宝就是他们的城主灵幻新隆,也是全场人民贯彻痴汉方针崇拜他的男人。

隔壁几个国家对这个独立于所有国家的城早已虎视眈眈。

之前调味国派出了茂夫王子前往盐城,然后王子好像抛弃了国家,然后律王子也跟着过去了,皇室期待着他们的成功,然后也没有然后。

国王在看到皇后又一次哭晕在厕所以后,他们聘用了杀手小酒窝,然后盐城中在两位王子的帮助下,小酒窝落网了,从此盐城多了个侍卫长。

调味国还挑拨了恶灵国国王最上,然后盐城河恶灵国联盟了,还有兽国领主芹泽(其实是个宅在领地的死宅),再后来,调味国扩建了许多厕所。

盐城发来了一封感谢信:

谢谢你们提供的人才资源。

               灵幻上

 

 

 

 


“先生,您要去几楼?”律家的电梯里有一个负责按电梯的侍者,身上永远穿着黑色笔挺的制服,一头金发隐藏在帽子下,帽子上垂下的银色流苏,就在眼睛旁边,然而他总是背对律,只会出声询问他的要求。

律有个哥哥,就读附近的大学,但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总会带着哀伤的揉揉律的脑袋:“带着哥哥的份一起活下去。”

有时候他会向旁人说起这个电梯员,但是旁人会对他投以疑惑的目光,时间久了律就不在别人面前提这事了。

“先生?”侍者打断了律的发呆,询问着楼层:“很快就要12点了,第一次见您这么晚。”侍者的眼睛应该是盯着电梯的按键。

他们总有几次短少的交流,律和侍者:“我要去.....”

侍者打断了他的话,语调带着和他发色一样的活泼调子:“我推荐你去1~3楼。”

“不是,我要去1....”律的话没说完,电梯门被打开了,走进了一个还在哭啼的女人,她的声音哀怨:“我要去4楼。”她说着沉溺在了自己的世界。

“可是我们楼没有....”律被女人突然抬起头那道阴狠的目光盯上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哪怕在哭泣中,但是她的皮肤白的像上了白漆的墙。

“小姐,您忘记了东西。”侍者指了指还没关上的电梯门:“你知道的,不能遗留的东西。”

女人瞬间被吸引过去了,虽然她很不情愿的看了僵住的律一眼,却还是踏出了电梯。

电梯里突然变得十分安静,直到侍者打破了沉默:“先生,这里附近似乎有家不错的酒店。”侍者一本正经的说出了疑似约炮宣言的东西。

律的腿像被灌了铅一样,机械的走出了电梯。

又过了段时间,同样的夜晚,他又晚归了,虽然他很不想,但是这段日子以来有什么在促使着他。

侍者还是站在那个地方:“您来的不是时候。”他转过身,用黑色的眼睛看着他:“请站到我的身边。”

律有些恐惧,这是任何人对于未知事物的正常现象。

“请站过来,您暂时哪也不能去,律先生。”侍者慢悠悠的重复了一遍,那张脸带着笑容,仿佛在看一个淘气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我叫....”侍者霎时间把他拉了过来,捂住了他的嘴。

咔嚓,电梯门同时开了,一个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走了进来。

“还需要等待。”侍者把律拉倒自己身后对男人说。

男人抬起一双无神的眼睛,一直蛆从他的眼眶钻出,在钻入他的嘴唇肉里,一股腐臭的味道。

律好像见过他,在哪一天的报纸上:xxxx自杀。

这种事情只占了报纸小小一个版面,他记着是因为旁边有个大型案件:数名女性失踪.....

电梯门没有关上,接着来了昨天那个女人,女人没有哭泣,她一进来看到律就咯咯笑了起来,难听至极:“你好,我叫嘉美,请问您是?”

律没有应声,因为他发现男人的视线也被吸引过来了,挡在他前面的侍者不耐的啧了一声:“他姓影山。”

两个奇怪的人瞬间移开了目光,把目光投向了电梯口。

接着来个一个爬着走路的人还有一个带着大口罩和墨镜的人,电梯门合上了,律感觉到周围的家伙都在注意他。

“四楼到了。”侍者出声。

“先生不一起来吗?”电梯口前面出现了一个锅盖头男子。

“哥哥...”律震惊的看着那个人,脚就要踏出电梯,电梯里的家伙就等着他,然后侍者把他拉住了:“您要去几楼?”

那些奇怪的东西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都盯住了侍者,侍者保持着风度:“真糟糕,一开始忘记问了。”

律清醒了,被护在了侍者背后。

直到回到一楼律才说话:“这到底是什么?”

“你介不介意搬家,比如附近几个地方不是更棒,钱对你也不是问题。”侍者从胸前口袋掏出一个铭牌挂在胸前,不回答他的疑惑。

律知道得不到答案了,但是他还是诚恳的拒绝了侍者的提议:“不,那是我哥哥曾经住过的地方。”

咔嚓,电梯门合上了。

 

 


 

饥饿游戏

 

 

 

“本次人员选拔不论男女。”这句话出来影山茂夫身体都凉透了,他本来自愿替弟弟成为贡品的。

“来,进行第二次抽奖,两个是兄弟对吧。”站在台上浓妆艳抹的女人把律的标签丢回了玻璃缸里,然后把手再次伸入,轻松找到了那张被打开的标签,发出一声笑:“看来可爱的弟弟还是不能逃过比赛,请都到台上来。”

“哥哥。”两个少年手拉手,一同踏上了高台,另一边的飞机上一个穿着灰西装的男人透过窗户观察着这次他的学员,好牌还是坏牌,等炼过才知道。

 

 

 

 

 

暗恋

 

 

“律天王,您有什么疯狂的追求者吗?”光辉躺在昏暗的沙发上,对着律询问,旁边的导演听到自己主持人这不在剧本的内容有点懵。

律讶异了下:“,疯狂的粉丝我的艺人倒是会有,你的比较多吧。”

“没你多。”

“那你最喜欢您的哪位艺人?”

光辉对面的律思考了下,心中闪过了某个身影:“我哥哥。”

光辉笑着打断了律的太极:“只除了哥哥,你和灵幻先生学坏了。”

“这个啊........”心中那个人的影像越来越清晰,午夜梦回都是那个人的脸,但是他不能说出来,哪怕在这种玩笑问题前面。坐在沙发上的青年摊开双手做出一份很苦恼的样子,很好,到广告时间了,直播暂停。

“广告时间到了,让我们过会再见,对了,今天有个小惊喜,广告过后律会表演节目哦~”光辉对着镜头眨眨眼,再次不按常理出牌的话让台下的导演眼镜都要裂了。

“表演?”律有种不祥的预感,台下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把沙发桌子抬起来,空出场地给嘉宾。

“安拉,即兴表演。”光辉说道。

广告时间结束了,台上昏暗一片,律狠狠的瞪着这个损友。

“今天的节目会转播给灵幻先生。”光辉笑嘻嘻的说,把律推上了舞台。

律心里有些忐忑,舞台的地板仿佛具有了吸力,他的每一步都艰难的要沉入泥沼,那个叫灵幻新隆的沼泽,他是溺亡人。

音乐响起来了,他的手条件反射的动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他的眼睛盯着镜头,看着谁。

他的心怦怦直跳,他知道那个人在看,把视线全部投给了自己,不再看任何人,包括他敬仰而嫉妒的哥哥。

【跟随这光影,以为能靠近】

【手伸得在挺,触碰不到你】

对,就是这样,本来就是长手长脚的人在舞台上舞动,看起来气势惊人,在侵略着什么,他的手向前挥动,腿弯下,半跪在地上做出几个挺胯的东西,手从头上慢慢摸向脑后,动作轻柔呵护,有什么东西解除了禁制,开始膨胀解放。

【最远的距离,隔着无数叹息】

【目眩神迷,因为你】

抛去了他害怕的曝光影响两人的事业,抛去了他担心他的身边会出现更多人,更抛去了......冷漠,对他冷漠以对,看他为自己烦恼的样子,以为这是在这场感情中不一败涂地的最后防线。

【穿透黑暗,我染上了你】

【当——你慢慢靠近】

啪,舞蹈结束,灯光全部暗了下来,镜头前的舞者离开,只留音乐的末音。

律回到后台:“真是露骨的怕他看不出吗?”律听到有人说,他的眼睛有些惊喜,他就在后台。

 

 

 

 

“先生,您不要那么着急。”医生挽留了茂夫。

“我该回去相谈所了,师匠等我应该等急了。”高大的男人说起那个人的时候眉眼都是笑着的。

“他已经死了不是吗?”医生对他问出了这个问题,男人明显的愣住了:“你在开玩笑吧,他怎么会死?”

像踢皮球一样把问题还给了医生。

医生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金发的男子满身血污的躺在地上,双眼无神:“5年前他就去世了。”医生一再强调这一切。

“是嘛.....”茂夫站了起来,他眼中充满了怀疑:“不对,我该去找他了,等久了怎么办。”

“等等!”医生本来还想挽留的话变成惊呼,因为他看到男人向着窗户走去,好像平常的进出门一样,拉开窗户跳了下去。

茂夫漂浮在空中,对着身边的灵体笑着说:“解决完了,我们回家吧。”

“好。”灵幻心疼的揉揉茂夫:“不要再吓着医生了。”

 

 


 

最长久的事情

 

1.人物有OOC

2.酒窝灵,架空AU

 

 

 

 

男人一个人蹲在公园里,手里还提着酒瓶,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准备往哪里去。

                                                              ——序

 

 

调味市出现了很多过去的事物,古式的自行车,屋子.....突然散落在市里的不同地方,持续的时间很短,短的不到10分钟,但这次奇象在历史上留下了醒目的一笔,不过这和故事的关系不是很大。

脸上有着一头金发的男人就是其中一个。

“真是倒霉!为什么喝个酒会碰到这种事!”拎着酒瓶的男人的另一只手扶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这家伙是谁啊?”他抱怨着。

“先生,先生?醒过来啊。”小酒窝拿着酒倒出一点揉在对方脸上,把还没清醒的家伙拖到了破旧的秋千边:“醒来吧。”

“我.......在公园?”整个人的重量都在小酒窝身上,金发男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终于醒了。”小酒窝没好气的说:“醒了我就可以走了。”小酒窝放开扶着男人的手,男人就要摔倒,吓得他连忙又扶住了对方:“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啊.....不对,我就是医生啊。”小酒窝一边碎碎念一边扶着男人坐到秋千上。

“喝酒的医生?”男人虚弱的笑起来,意有所指的看向地上的酒瓶。

小酒窝一时语塞,确认对方能扶着秋千坐着也自己抽身坐在了另一个破旧的秋千上。

“你没发现哪里不对吗?”男人扶着秋千微微荡着。

“什么意思?”小酒窝茫然的看着着来路不明的家伙。

“我小时候才见到的东西现在又出现了。”男人说道:“那边那座山,在我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夷平了,还有那家便利店,早就没了。”他漫不经心的说着,把这些熟悉的事物说得好像与他无关一样。

“这公园倒不是,只可惜不久后要拆了。”他的口气却带着惋惜和怀念:“旧的东西都要离去,哪怕旧人也一样。”

“这不是刚刚建的....”小酒窝话出口神色一怔:“你一个成年人不要那么苦着脸,有点精神好不好。”小酒窝说道,站起来走到对方身后开始慢慢推动秋千:“来,我们怀念下童年的秋千。”小酒窝心里有股奇怪的满足感,当他推着破旧的秋千时。也许是这家伙的语气过于轻快,带着好意,男人也就任他去了:“小时候经常来这里,那时候这儿还建成没几年。”灵幻盯着远处的便利店,便利店消失了。

“是不是有个还有个像我一样的家伙?”小酒窝插话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男人转过来看他,脸色很奇怪:“说不定真的有。”

“谁知道呢.....”这样聊下去小酒窝都可以掏张名片给对方然后以后约着继续说。

“要走了。”男人突然说。

“哦,你要走了,再见。”小酒窝抛去心里那诡异酸涩的情感。

“再见。”男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小酒窝转过头装作找自己的酒瓶,而他的酒瓶丢在另一个地方。

当秋千晃动的声音停下时,他停下了这毫无意义的动作,坐到了刚刚男人坐过的秋千上,秋千已经变得崭新:“什么嘛.....”他弯下腰垂下头颅:“原来我才是误入者....”语气中的自嘲不知从何而来,他干脆抬起头擦了擦自己微红的眼眶。

“大叔。”一个清脆的童音响在他的耳边了。

“我才23,还没成家,叫哥哥才对。”小酒窝回过神对出现在面前的小孩说到,然后他看到一头金发从他脚边捡起球的男孩眼眶更红了。

“这么大了还哭,真的羞羞脸。”男孩对着他说道,小酒窝感觉真的想哭了,这样让男孩有点慌了“那....”

“啊?”小酒窝看到男孩跑到自己身后。

“我帮你推推我最喜欢坐的秋千,开心了就不会哭了。”

 





灵幻变成了茂夫准备送给他告白的巧克力,情义巧克力吧,灵幻失落的想。

“师匠,请您和我在一起!”他突然听到弟子在喊着,对着他变成的这块巧克力:“不行啊...加敬语干嘛....”看着弟子一遍遍检讨自己的告白方式。

“师匠,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又一遍告白,灵幻觉得这是甜蜜的苦恼,到底该不该接受他呢?唉.....变成巧克力也不能安心一下。

等等?!那他也得先变回去!





锅盖头的少年被少女们围在中央,茂夫低着头手不安分的搓着裤子的布料,旁边少女们看到他这种样子反而更加眼前一亮。

茂夫被女孩子们围得心脏怦怦直跳,他抬头偷偷看向另一边的灵幻师匠,教导他如何做好公关的人。

少年带着得体的笑容游刃有余的和周围的女孩子交谈,少女的娇笑不时传来,完全被师匠迷住了,这些女孩子,茂夫更加崇拜灵幻了,但是.......

“茂夫,你怎么发呆了,还一直看着那边。”女孩子纤细的手指在茂夫眼前晃了一下:“难道说.....你吃醋了?”少女的嘴角勾起。

“不......我只是觉得师匠真厉害.....”少年抓紧了手中的布料:“真的很厉害。”他抬头对着灵幻那边认真的说,这种专注的神情有点帅啊,少女的脸色微红。

“我也想像师匠那样,这样我们就能并肩站在一起了。”一种执念在少年的心中油然而生。

 

 



1.人物有ooc

2.黎明杀机梗

3.影山灵

 

序:

 

 

灵幻日记1:

 

我是一名首都的老师,我有一位非常优秀的关门弟子,但是他因为故乡的一些事情一直精神不好,直到那一天他向我请假回到了故乡,在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消息。

我决定去找他,因为评选助教的日子不远了,而他连需要缴交的相关材料都没有上交。

(日记1完)

灵幻日记(2):

难以置信,茂夫他们家已经被废弃掉了,我向当地居民询问了农场的位置,他们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钱的威力是无穷的。

农场和小树林连在一起,一天是探索不完的,我准备好了手电筒水和压缩饼干,并且给居民留下了电话,如果7天内不出来就报警,他们的样子看起来很惶恐,但是钱的威力是无穷的。

我的奖金全部都.........

(日记2完)

灵幻日记(3):

进了农场后门就被关上了,这是一扇电子门,据观察,是电源被切断了。

我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茂夫的弟弟,学校里的优等生样子狼狈得让人心惊,拉着我一起躲在柜子里。

咚咚咚,脚步声离我们很近,脚步声的主人在寻找着我们,还好,他离开了。

根据了解,茂夫家被恶魔占领了,而他的哥哥就是恶魔,从一开始就是。

律说到这里,眼中无法抑制的悲伤感染了我,我,难以置信。

他向我说出了离开这里的办法,唯一的出口是我的来路,需要启动他们家的五个发电机才能重新打开的大门。

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就是茂夫这个蠢蛋被恶魔彻底扭曲了。




剩下的肉段:http://weibo.com/5609078077/EDAIXmF0t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