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杰埼】塔罗的温度

1.本文内杰诺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种,没被老师调教之前。【然后被老师调教】

2.人物会有OOC,请注意。

3.百变小樱的梗,短篇。

4.不喜者请X。



你知道一个魔法少年收集塔罗牌的方法有哪些吗?

1.动之于情晓之于理。

2.打打打,打到你服为止。

3.我就是条咸鱼,路过的,请无视我吧。

杰诺斯就是第二种,总之就一句话:

年少轻狂的孩子伤不起。

 

(一)

今天早上7点12分,在本市英雄公园的东北方发现一个大坑,旁边有一名晕倒的不明身份的青年和一位少女,后审查发现,昨夜该青年意图抢劫少女,但不知为何昏倒在旁,直到天明被路人发现举报。

例行扫了一眼新闻的少年立马就瞩目了那个大坑。电视上所谓超自然大坑,让他想到了塔罗牌,这么想,或许公园里就藏了一张,不过那么嚣张,哪里是藏,少年想着皱起了眉头,这次会很棘手。

少年用义肢拨动着脖子上的项链,床上平铺着他收集到的塔罗牌,每一张牌面上缠绕着华美的花纹,所有花纹汇聚在牌面得下方,那里写着一个端端正正的名字:杰诺斯。

把项链摘下来收好,塔罗牌整理好,杰诺斯开始准备这次出手的前置,然而所谓的准备不过是换上了一套普通的衣服,穿上鞋子出门。

现在还是白天,阳光照在他身上温暖了他的身躯,他像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出门散步,普通的走在普通的街,普通的选择了普通的地点:公园。

他靠近公园的东方,发现现场里的大坑被围了起来,即使是这样,周围还是有不少人围观,这种特别的事,多适合打发时间不是吗?杰诺斯也是这么想着的,这实在太适合侦查了,他故作故意来到这里来观摩超自然大坑的少年,适当的变换着位置,把大坑绕了一遍,但是却一点魔力都没有感觉到,果然是要到大坑中检查一下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至少现在不行,杰诺斯拢了拢衣服转身走人,撞上了背后的路人,被撞到的人也不恼怒,他伸手把杰诺斯拉开:“你没事吧?”他拍了拍杰诺斯身边并不存在的灰尘,询问着。

“没事。”条件反射的回答了,杰诺斯在陷入这个男人怀抱中嗅到了一股魔力的气息,可惜被推开的太快了,要不然他一定能感知得更清楚。

“没事就好。”男人笑了笑,他的另一只手拿着一杯可乐,眼睛却向大坑看过去,从杰诺斯这个角度来看,他的眼中带着纠结的光芒。

这让杰诺斯头脑中突然跳出一个想法:这个坑是他干的。

也许是这个想法过于突然,他沉入了思绪,这个角度看来就是面瘫少年似乎带着不满,一张面瘫脸,眼中积蓄着风暴,还好男人还在看着大坑没注意这边。

杰诺斯从思绪走出,不由得笑了一下,塔罗牌成人?还会像个正常人一样走在路上喝着可乐,虽然有这个可能性,但是和陨石撞地球差不多吧,难以置信。

 

 

(二)

今日新闻,地球外出现陨石,现已被航空局解决,请各位放心。

杰诺斯手上的菜刀狠狠的切到了义肢上,这么来说,陨石都出现了,那么一切不是不可能的。

匆匆吃了饭的杰诺斯飞快的带上了项链,拿好塔罗牌,今天半夜再去一次。

夜晚的英雄公园冷清得丢下个毛爷爷都没人来捡起,杰诺斯滑下坑底,蹲下身用手摩擦着地面,这个地方留下的最后一丝魔力味道让他血液为此沸腾,这张牌很强,如果他去一定是送死。

想着想着,他已经从坑中离开在公园漫无目的的走着,公园的秋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还有人在那里,会是离家出走的小孩吗?杰诺斯的手摸向了腰间的塔罗牌。

埼玉一个人坐在秋千上,身上怪异的服装让人以为是在COSPLAY,旁边整齐的叠着一套平常的衣服,他一个人慢悠悠的荡秋千。

“你不是白天那孩子吗?”埼玉看到走过来的少年,机智的认出了这就是白日的那位。

杰诺斯打量着埼玉这一身打扮,心中已经认定了七八分:“请问你为什么半夜一个人待在这里?”他的另一只手摸上了项链。

埼玉语塞了,难道要告诉他自己不是人,罢了罢了,他离开秋千拿起衣服转身离开。给对方留下了一个背影。

杰诺斯明智的决定不要动,他把手插进口袋同时离开,却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那人的背影,他和人几乎没有差别,他没有回家,小小的绕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他只看到刚刚那个离开的男人一个人躺在躺椅上,这就是塔罗牌的夜晚?

“他是塔罗牌?”杰诺斯站在远处对自己的塔罗牌发问。

“是的。”塔罗牌对杰诺斯几乎没什么好的态度,被强行打败写上名字太过于屈辱。

“他和你们不一样,他叫什么。”杰诺斯这句话不知道是感叹还是啥,塔罗牌有点警惕起来,又一个同伴要遭到他的毒手了吗?

但是他是他现在的主人:“你需要把我召唤出来,要不然我看不见他。”

下一秒他就被少年召唤出来,塔罗牌浮在空中,向魔力的散发方向看去:
“他叫埼玉,过去主人的王牌。”这语气中带着对过去的怀念和对埼玉牌的敬畏。

“意思是他很强?”

“最强,因为他是王牌。”塔罗牌找不出更好说明他是最强的理由,他记得曾经他主人在危难的时候召唤出这张牌,所谓莫大劫难在他的面前不堪一击。

“我想要他。”少年口中吐出对于这张塔罗牌看来是痴心妄想的话。

他干脆的打破他的幻想好了:“你打不过他。”

“是啊,我需要变得更强。”收回了塔罗牌,杰诺斯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种夜晚,回家可是很危险的,比如:

“小子,交出你身上的钱来!”身材魁梧的男人挡在了杰诺斯的面前,周围的灯破掉了,这里属于公园,摄像头很少,对于抢劫犯来说是一个天堂。

杰诺斯脑袋中飞快的闪过一系列对策,使用塔罗牌还是塔罗牌还是塔罗牌呢?

男人已经很不耐烦的走过来了,手里的水果刀跟着步伐晃动着,为何威慑在他看来身材娇小的少年,他还刻意的把刀子往上举了举。

“啧。”杰诺斯的手已经摸上了牌面,这一张火可以为他留下终身难忘的教训。

杰诺斯的背后有人悄然无声的靠近了,他伸手按住杰诺斯拿牌的手:“先生,你这是在抢劫吗?”

面对突然出现的人,劫匪不禁沉下了脸,不过新过来的那个人身材也是普通人的类型,他需要提防的是一个人跑掉去报警:“少废话!把钱交出来!”

少年感觉很危险,他的汗布满了整个后颈,背后的人收起了按住他的手,好像真的把钱掏了出来数着。

“啊啊啊,我只有300日元了。”身后人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失落。

“你这是在耍我!”面前的劫匪捏住刀子的手爆出了青筋冲了过来。

糟糕,杰诺斯后退一步,撞上了后面的人,他伸出两个手指夹住了劫匪挥过来的刀子,他可是十分不满呢:“300日元够不够再喝一瓶饮料啊。”

这话引得杰诺斯的脸抽了抽,劫匪惊愕的盯着他后面的人,手松开了刀子,转身跑走了。

“哎......至少为他的行为留下来给点赔礼吧....”杰诺斯转身看到本该躺在公园里的那个人站在他的身后,手一甩,刀子在他手上游走着,刷了一个漂亮的蝴蝶刀。

他好像想到什么:“吶,小朋友,那么晚了,快回家吧。”

杰诺斯觉得自己的额头也爆出了青筋,小小小小!小朋友!

“或者我送你回家吧,库洛里多的小传承者。”

杰诺斯看到他笑了,不带恶意的那种,他忽然想到刚刚撞到的身体是温暖的,是属于人的。

他默认了,和身边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想想看看你收集到的我的同伴。”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提出了请求。

杰诺斯把收好的塔罗牌递给了他,耳边响起他惊喜的声音:

“哟,好久不见,你们。”

“过得还好吗?吃得饱吗?”

“看起来都很精神啊。”

..............

真是的........明明我才是他们的主人,居然对别人那么亲热,少年的心中萌发除了不满,但是还是静静的听着。

“是啊,我一个而已。”杰诺斯愣住了,他一个,在公园里呆了多久。

“对了,我叫埼玉。”分出神来的埼玉把名字告诉了杰诺斯。

埼玉这个名字,是他专有的,不想其他的牌一样,用作用来当作他们的名字,他有自己的专属。

家到了,杰诺斯站在家门口,他转身回望,埼玉站在路灯下向他挥挥手,接着又要回到公园里了,他低下了头,垂下来的刘海掩盖住了他的表情,回过头走进了家里。

家中因为主人的离开黑黝黝的,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直到主人回家打开灯才稍微温暖些,习惯了刚刚有人说话,回到这种安静的环境有些....不习惯......

就连他的义肢也冰冷冷的.................他拿出塔罗牌,牌身是温暖的,这够了,足以让他睡去。

 

(三)

一早起来,杰诺斯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他早餐做了两份,带上其中一份往公园赶去。

却没有找到那个人,他想在躺椅坐下来休息下,眼睛一撇看到了躺椅上的塔罗牌,他拿起来,牌面上有些昏暗,杰诺斯可以看到花纹中间那个空出的地方,如果他现在拿出笔写上他的名字,就可以得到这张牌了,他突然笑了一下,如果做出这种事情,他估计都不认识自己了。

不过,这不妨碍他好好看看这张牌,牌面上简笔画一样的人物形象实在是....够了!

接着他做出的动作让他自己都有点疯了,他把埼玉牌贴在自己的脸,感受这张牌的温度。

冰冷冷的,就像他家一样................?

牌如果这样的话,就是魔力不足,没有补充的话这张牌会死,应该说是消失。

杰诺斯开始慌了,他小心翼翼的把魔力输入牌中,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魔力在一瞬间清空。

卡重新变成人坐在了杰诺斯的身上,他们的脸贴着脸。

埼玉快速退开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今天一早过来想找你,结果没找到,我先去了东边的大坑,再去了西边的花园,还有.....”

“精简到20字。”埼玉被少年认真的讲述搞得有点头疼,这个小继承人太认真了点。

“我来找你,想给你送早餐,找不到你,在这里发现了你。”杰诺斯在心里数数,还是超过20字了。

“谢谢了!”埼玉被少年的早餐吸引了目光,杰诺斯把袋子递给了他,看到埼玉打开后一口咬下去,吃得一脸满足。

“你...的魔力是怎么回事?”杰诺斯按捺不住好奇。

“哦,这个啊,没有补充。”我能撑到现在就很不错了。埼玉的注意力基本都在早餐上。

这牌怎么就对自己的未来那么无所谓呢:“你在这里待了多久。”

“不知道,没数。”这是既来之则安之吗?

杰诺斯一时语塞,干脆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你要不要和我走....”成为我的塔罗牌。

真是太羞耻了,杰诺斯这么想着,果然还是想打败他,这样写上的名字才能过心里那一关。

“好啊。”超级无所谓的,杰诺斯觉得那么轻易得到的回答,真是好高兴!少年想着扬起了笑脸。

埼玉三两除五吃完了手里的食物,化出了自己的本体:“写名字吧。”

杰诺斯拿出了笔,他很紧张,非常的局促,他内心对强大牌的渴望敲打着他。

最终他还是把笔丢到了草丛里:

“等我打败你,我在写。”

杰诺斯说出来后觉得心里松了口气,结果看到埼玉像看鬼一样的看着他。

“有什么不对吗?”杰诺斯收起了笑脸,脸上表现出来的神情老成的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

埼玉看着他,伸手揉乱了杰诺斯的一头金发:“好啊。”

杰诺斯低下头,他的耳尖出卖了他,虽然脸还是瘫着,但是耳尖都红透了。

从埼玉的角度来看。

“快去把笔找回来,乱丢垃圾怎么行。”

 

(小彩蛋)

后来杰诺斯被攻略的故事:

埼玉在杰诺斯的面前一拳打爆了死活不服的塔罗牌:

“主人。”被打爆的塔罗牌在杰诺斯面前低下了他刚刚冷艳高贵的头颅。

“早这样不就好了。”埼玉纠结的看着周围再次出现的大坑。

杰诺斯想赶紧拉着埼玉回家,给他做点夜宵,刚刚累到他了吧!

好烦,为什么有那么多塔罗牌要收集!

这已经影响到他和老师的生活了!

我现在需要写个名字冷静下!

话说我研究了新的菜谱!

得赶紧给给老师试!

塔罗牌们再见!

该回家了。

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HE你们应该很意外吧。

感觉BE很少人看

如果是短小的错我以后会尽量长起来的。

文笔我会继续加油的。

所以我还是会BE下去的。

【笑】

评论(2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