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恩闪恩】醒着

很羡慕他们,还能够彼此离别

感觉他们的关系在挚友之上,比爱还高。


“你说什么?恩奇都。”金发的王者唯有对这个人会不厌其烦的反复询问。

床上的身躯日渐瘦弱,声音也越来越弱,渐渐的不可闻,他尽力发出的声音不过几声呻吟,安慰着他的挚友,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地板上翻到着无数的酒罐,吉尔伽美什手中晃动的酒杯中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他含了一口酒在口中,翻身跨坐在恩奇都的身上,低头为他哺进了美味的酒液,耐心一点一点哺入,最后舔掉了残留在恩奇都嘴唇上的一滴酒液。

“那么我来说吧,你不要睡。”伸出手拍拍恩奇都苍白的脸蛋,翻身坐回床边,看到他睁开眼睛时眼中闪过一丝流光,吉尔伽美什张口开始讲诉他们的遇见的过程,整个寝宫中就只有他们两个,声音只有吉尔讲话的声音,他从相遇讲到了进城,他为他介绍他的骄傲,巴比伦,接着是两个人战斗的时候.....恩奇都静静的听着,他一直都醒着。

讲到战胜天牛的时候,吉尔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他背对着恩奇都坐着,慢慢的讲完了,他有点惊慌,似乎没有东西可讲了,他喝了一口酒,润了润干涩的嘴唇:

“恩奇都,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探索一下更远的地方。”他做出了承诺,他在等床上的人回答,床上的人一动也不动,看起来就像他在自言自语:“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比如遥远的东方。”

“嗯。”微不可查的一声,听得吉尔伽美什喉咙有点发涩,他喝干了杯里的酒丢在了地上,闪闪发光的酒杯发出的响声呵斥着这个王的无情。

“说好的。”

恩奇都看不到吉尔伽美什的表情,他歪了一下陷入柔软枕头的头望向了坐在床边,大概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动他的任何一根手指头了,但是这个男人的背虽然带着萧瑟,但是依旧笔直得像一把藏锋的利剑。

真是傲慢啊,擅自为他决定了未来,不过...很开心。

两个人陷入了一片寂静,恩奇都感受着体内生命力的流失,从最开始的无奈到现在的惊慌,这个样子像什么,本来就是为他而生,现在又要为他而死。话说,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人吗?问题接连而来,果然安静的时候就容易想多,但是只围绕着一个人,他唯一的好友吉尔伽美什。

他最清楚的是,自己要食言了,真想睡过去啊............

但是睡过去,他一定会做出什么傻事,他还要保护他..........恩奇都干渴的眼睛流出一滴眼泪,他还要说,让他听见......

吶,吉尔,再和我讲讲我们的事吧..........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