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双枪】梦的终点 第二世(下)

因为

熊孩子

所以

很不爽

                                ——诗一首



在这一天,库丘林把他一直用来记时间的石壁一拳打碎,今天就是成年礼,那个小鬼要来的日子,他兴致匆匆的解除了身上的武装准备去新发现的暗流洗个澡,如果有人在悬崖底下,会看到一个身材很好,长得很帅的男人赤裸的跑来跑去。

库丘林用手捧起水浇在身上,享受着冰冷的温度,暗流的水只到他的腰部,清澈的水里还有不少的鱼,嗯,其实是食人鱼吧,食人鱼一口咬在库丘林身上,享受着那一刹牙齿崩掉的快感。全当是按摩了,库丘林是这么想着的,还好食人鱼很快学乖了,一只只游得离这个非人类越远越好。

迪卢木多如约来了,他的脚步带着急促,他丢下了一城堡的客人来到这里,连他的生日宴会都没有参加,就来到了悬崖上。

手掌张成喇叭状向崖底呼喊着:“库!丘!林!”

他的声音在岩壁碰撞着,形成了回音,他感觉离这不远的地方也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他无奈的笑了笑,坐在悬崖上,等着恶魔出现。

“哟~小鬼。”库丘林从谷底飞上来,一个展开巨大的恶魔翅,十分嚣张的出现,不得不承认,这个姿势确实很拉风,从迪卢木多眼中冒出的几颗星星就可以看出来了。

迪卢木多观察着这个恶魔,库丘林何尝不是在看着他,长大了啊,眼前的那个人也不是之前那个小鬼了,再次开口的时候改口了:“小子,走吧。”

迪卢木多向他张开双臂,笑着说了声好,库丘林觉得老脸有点红,俊美的少年向天空上的恶魔敞开了一切,是这样吗?他一揽而过迪卢木多向崖底飞去,滑翔而过的风划过了迪卢木多的脸,吹得迪卢木多的脸火辣辣的疼,库丘林把人抱紧了点,放慢了速度,还好飞翔的时间很短,库丘林带着人降落在谷底,迪卢木多被迫离开这个怀抱,鼻尖似乎还残留着他清爽的味道,有点可惜。

“小子,在这一次见面你可以在向我提出一次契约。”恶魔带着恶意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头。

“您不准备掠夺我的灵魂?”迪卢木多惊讶的说,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表情十分意外。

恶魔十分不满,问题很严重:“都是不要用您!”

“上一次我提出的要求只有这一个,就只有这一个。”而且你的灵魂早就是我的了。

“许愿吧!许愿吧!”库丘林煽动着迪卢木多的情绪,背在身后的手是不是要考虑施个法术,让他情绪失控了。

“请教我武技吧。”少年提出了这个要求,库丘林讶异的表情映入他的眼帘,库丘林只不过更深刻的感觉到他的长大,那个孩子已经是一只成长期的野兽,少的只是养分罢了,而这些养分就由他来供给。

“可以啊。”库丘林加大了音量:“向恶魔索取力量可是会万劫不复的!而且!恶魔是贪婪的!”

“可以。”干净利落得不留思考空间,搞得库丘林有点郁闷,小时候这小子还会怕他的,但是他不会让这点小情绪影响他的交易:“那好吧,我条件是你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在你成为国王的时刻,我会去讨要你的灵魂。”

“为什么?”迪卢木多惊讶于这个条件,也被挑起了心中的热血。

“我的武技!不可以屈于人之下!而且,那个时候你的灵魂才有值得我下口的资格!”真是任性的恶魔,或许还有的别的理由没说出来。

“好!”迪卢木多答应了。

库丘林满意的笑了,他从虚空拿出一个长条状的盒子,里面装着两把枪,迪卢木多被他们的美丽吸引了:“这是你的武器,接下来,你每周有两天的夜晚可以来到这里让我教授你武技。”

“我会如约到达的。”少年虔诚的吻上了武器。恶魔得瑟的笑着,这本来就是你的武器啊。

恶魔从不拖泥带水,尤其是库丘林,他清楚少年的家里还有人等着他,开着繁华的宴会:“那么契约成立了——交易愉快哈哈哈哈哈”

恶意拖长的尾音和笑声回荡在悬崖间,可以听出他声音里深深的愉悦可惜恶魔在把他送上悬崖的时候也立马消失在他的面前。

迪卢木多是战斗的天才,这是库丘林这段时间的感受,看着他在他的调教下成长,吸收着他的技巧,不过3年,少年就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男人了,他握住迪卢的手腕,纠正他的动作,耐心的指导他每一个动作。

“小子,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这关系到你未来在战场上的命运。”迪卢木多记得,那时候教授他的库丘林前所未有的认真。

直到在他离开去战争征讨的时候,迪卢木多这是最后一次来到悬崖呼唤着恶魔,回应他的却只有恶魔带着狂气的话语:“小子!不许死在战场上!你的死亡是我的!”然而没有出现那个混蛋恶魔的身影。

“好!只要我成功了!你一定要来见我!”迪卢木多答应了,转身离开了,背影带着一丝落寞,要知道库丘林已经不擅长离别了,所以就让他躲逃避一下吧,短暂的分别意味着下一次愉快的遇见。

...........

接下来的日子,那个找他训练武技的人不在了,习惯了有人温度的恶魔有点寂寞啊。

又过了3年还是4年,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没有再去计算时间。

“库丘林,我来告诉你一件事情。”天使终于带着圣光降临。

“你的封印加长了!时间我也不知道!”绮礼俯视着恶魔震惊扭曲的脸,笑了起来。

一杆长枪狠狠的向天使扎了过去:“混蛋!给我说清楚!”库丘林的眼睛有点红,魔纹蔓延起来,他要狂化了,知道这的天使却快速的离开,留下几片羽毛。

“言峰绮礼!”他跟了上去,却被封印弹了回来。

迪卢木多突然心中一痛,在他愣神的时候,差点被前任国王的刀子刺到,在这一刻,他的心中不免热血澎湃,今天结束,他就是国王了。

等到那时候,他渴望见到的恶魔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

迪卢木多躺倒在床上,50年了,他的内心充满了痛苦,时光侵蚀着他健壮的身体,现在的他已经年老不堪了,他不想死亡,他还需要等待一个人..不,是恶魔的来到,他苦苦支撑着最后一口气,直到听到外面一声熟悉的呼喊,他安歇了,他终于满意的闭上了眼睛,结束了漫长的等待。

城堡外,库丘林撑着断了一边的翅膀快速赶向迪卢木多的城堡,那摇摇欲坠背后跟着成群的天使,他终于到了,那座漂亮的城堡,他激动的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平衡,大声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迪卢木多!”

在他呼喊消失的那一刻,他终于抵达了城堡。

也感受到那个熟悉的气息断绝。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