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全员向】冬幕记事录(2)

我对他们是真爱。

人物会有OOC见谅。

本文搞笑向、

架空设定。

 

冬幕大学的礼堂很大,这不是废话吗! 

“新生晚会啊~当年我也是......”库丘林感叹着站在门口,张开手臂面对礼堂内,背对外面,艾米亚站在他的旁边试图嘲讽他这蛋疼的举动,话还没出口,接着两个人就被身后蜂拥而来的新生挤成了一块奥利奥。

今天医务室也很忙啊。

接着进入正题吧,新生晚会,顾名思义就是欢迎新生的晚会,由上一届的学长学姐表演节目欢迎这一届新来的祖国的花朵。

士郎和凛坐在前排,还好他们连饭都没吃就来占座了,士郎看着后面的人山人海顺便瞩目了空着的第一二牌上挂着的牌子:

学长学姐专座!

士郎:“..................”

凛:“.............”

在时钟准时指向七点的时候,红色的幕布缓缓拉起,露出宽阔的舞台,一男一女站在正中间,新生晚会开场就用超高的颜值秒杀了新生们!

“尊敬的各位来宾!”迪卢木多声情并茂的对着话筒念出了台词。

“亲爱的各位新生!”阿尔托莉雅紧接上话语。

“大家晚上好!”两个人向前一步念到,因为过于激动,阿尔托莉雅手上的台词卡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坐在第一排兰斯洛特的脸上,兰斯洛特一脸幸福的倒下了。

“兰斯!兰斯!”高文惊慌的拨打了医务室的电话。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医务室带走了兰斯洛特,为没能抢到第一二排座位的艾米亚空出了位置。

系统提示:玩家艾米亚加入了您的队伍。

高文晃了晃脑袋,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高文向艾米亚打了声招呼:“嘿,怎么没看到库丘林?”

“哦,刚刚我送他去后台了。”艾米亚揉了揉额头坐了下来

这时候台上的迪卢木多下台了,台上阿尔托莉雅带着微笑念出了第一个节目的报幕:“下面有请法学院的恩奇都同学为我们带来节目:闪闪惹人爱!”

地下一片寂静,一二排的人都看向了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带着得意的笑容闪了众人一脸。

高文优雅的支着下巴,脸上一脸忧郁:“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他身边的艾米亚沉重的点了点头。

台上的恩奇都一边唱一边对底下的吉尔眨着眼睛,坐在吉尔伽美什身边的人像萎了一样倒在椅子上,他们感受到了吉尔伽美什身边愉悦的氛围,隐约带着粉红色,猝不及防的被秀了一脸:导演,我要换座位。

终于要结束了,吉尔伽美什在结束的时候往上扔了一大束的红玫瑰,恩奇都接住后直接从台上跳下来,吉尔伽美什身边的汉子自动远离这块是非之地,空出了座位。

迪卢木多带着纠结的表情念出了下一个节目的名字:“下面是医学院的朗诵表演《致尸...《致橡树》..打错了吗?...表演者是雨生龙之介和他的但那.....”

迪卢木多一脸日了狗,但那是什么鬼?谁写的台词卡。

台上换上了二人组。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青年清朗的声音回荡在大堂中,但是站在青年身边卷发青年一句话也没有开口。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为你解剖身上每一个角落,
  认真欣赏你体内暗藏的威仪。”

“哦!我可爱的尸体!”终于开口了,那个人!

接着是两个人一起念的部分:“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研究你的心脏、人体的谜题,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诡异的美丽。”

新生们在这首诗歌结束后,尤其是医学院的新生,他们统一低下头看着鞋子:

感受到了吗?医学院新生们,来自你们学长的爱意。

“呵呵......”

迪卢木多清了清嗓子站上了台子:“那个....感谢...他们精彩的表演......”

新生:“只有惊!”

接着底下的新生目瞪口呆的看着主持人捂着脸,突然跑下了台。

还好阿尔托莉雅英姿飒爽的撩起裙子冲了上来,赶紧上来接上了话:“下面我们进入下一个节目,请大家欣赏来自我和我哥哥的一段相声。”

“他是个实诚的孩子,那么违背良心的话他说不出。”恩奇都边笑边揭露了残酷的真相。

艾米亚看到身边高文拼命鼓着掌,台上的两只阿尔开始了:

“今儿新生不少啊。”站在阿尔托莉雅身边的亚瑟一拍扇子。

阿尔托莉雅拿出了快板:“哥哥可知道今儿食堂里有些什么?”

“哦?有什么?”亚瑟也拿出了快板。

“就让我给大家科普一下吧!”阿尔托莉雅的眼睛闪着精光开了口:

“宫保鸡丁北京烤鸭佛跳墙罗汉斋白切鸡三套鸭木须肉鱼香肉丝西湖醋鱼剁椒蒸鱼头!”

这一溜的菜名从阿尔的口出跳出,旁边的亚瑟也亮着眼睛加入了:

“糖醋鲤鱼京都骨酸甜排骨水煮鱼夫妻肺片京酱肉丝咕噜肉!”

新生众:卧槽!我觉得好饿啊!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把!

新生们,感受到你们学长学姐深深的爱意了吗?

艾米亚忍俊不已的问旁边的高文:“谁给他们报的节目?”

高文做高深的笑意,才不会告诉你是我。

终于在5分钟后,两个人意犹未尽的停下,底下的新生东倒西歪,整齐划一的捂着肚子。

“其实,我们学校食堂要新进的菜名我要不要也说一下?”亚瑟问了一下。

底下的新生反响十分激烈:

“住嘴!妖孽!”

“求放过!大爷!阿不!大哥!大姐!放过我的胃吧!”

“我对我们未来的食堂充满了期待。”

.................

在世界的恶...阿不,学姐学长们精心准备的节目下,新生们好像找到了世界的根源,也正好,到了最后一个节目:“来自美院的舞蹈表演《大河之舞》节选,有请库丘林和迪卢木多!”

新生们不可置信的看向台上,终于有个正常的节目了吗?

台下的艾米亚一打响指:“啪!”

灯光由内而外灭掉,而在这一片黑暗中,台中间亮起了一束聚光灯,音乐声随之响起:

“塔!”鞋底的铁皮碰撞着地板为这场舞蹈拉开了序幕,紧身裤包裹着两双有力的长腿弹动着,鞋底和地面撞出一个个音符回荡在大堂内。

对于这样华丽的舞蹈,大堂内的人们连呼吸都是一种罪过。

艾米亚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库丘林,他蓝色的长发在灯下划出一道弧线,脑袋微微侧着,脸上微微带着一点因为运动的带来的红晕,一双紧致的大腿伴随着音乐肆无忌惮的动作,最了解他的艾米亚知道,那双腿摸上去的手感多么美好,此时库丘林像海妖一样,如魔咒一样,让艾米亚的眼中充斥着暗沉的欲望。

于库丘林的豪迈狂放的动作不一样,迪卢木多的舞蹈带着一点点的端正,他肢体舞动的时候更像是贵族在行优雅的礼仪一样,在这样的舞蹈下,鞋底敲击出一串串音符与音乐水乳交融。

两个人合奏出一曲美妙的乐章。

最后的最后,红色的幕布拉下,结束了这一场舞蹈,也为这次新生晚会拉下了帷幕。

新生们,现在感受到学长学姐们对你们的爱意了吗?

 

【新生晚会篇完】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