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鞋子

三次忙,容我慢慢更新。

【双枪】神知道上

话说双枪写的我纠结

没写好


套用野良神里一部分神器和妖的设定。

【一】

     库丘林来到湖边的时候,妖已经躺了一地,草地上肆意流淌着妖娆的鲜血,衬得蹲在尸体群中那人的眼越发妖娆,择人而噬。

   “你是?”手中幻化出长枪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库丘林对着青年冷声发问。

青年直直的盯着库丘林,就像考量猎物的猎人,那眼神让对面的库丘林一阵发毛,忍不住摆出戒备的姿势,然而,他突然笑了起来,那张俊朗的面孔散发出光芒:“在问这些的时候你不该先自我介绍一下?”

“干...老子要瞎了....”库丘林小声说道,不得不承认,对面那人帅得让人想羞愧自害,他把枪插入地面,吊儿郎当站着表示没有攻击意图:“我是这里的守护神,名库丘林。”

眼前那个人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库丘林看着再次感叹这样下去他真的要瞎了,青年开口说道:“我叫迪卢木多。”他笑着从他的身后拿出一个头颅:“这是我的主人。”

长枪拔出土地,掀起泥土,以快速的速度贯穿头颅,包括迪卢木多:“这玩意拿着你也会死的。”库丘林厌恶着说。

迪卢木多倒在地上意识渐渐模糊,却还是紧紧抱紧了头颅:“我的.....主人....”库丘林走过去抬起青年,而头颅在他的枪下爆炸:“死了还不安生。”他不屑的说,本来就是,自己神堕还要拉上已经抛弃的神器一起死,这都是什么神啊。

“切,这小子还不轻。”库丘林像搬运货物一样把他带回了神社,任劳任怨的给他包扎:“似乎是个麻烦啊。”他无奈的扶住额头,撕开了迪卢木多的衣服。

 

【二】

   库丘林回来看到神社被翻得乱七八糟,他身后跟着的艾米亚额头暴起了青筋:“这就是你的神社?”库丘林觉得他惹上大麻烦了,妈妈呀,他记得他走之前还特别整理了下。

   两个神走进去,看着慌张的青年到处乱翻,裸奔着,腰上紫色的眼珠和他同时看向了来人,肚子上的伤口已经裂开往下淌着鲜血,他恶狠狠的对库丘林说:“我的主人呢?”而两个神不约而同的惊叹道:“我敬你是条汉子!”然后冲去把迪卢木多按翻在地上。

   “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这是库丘林。

   “可恶,这房间是你干的!”这是艾米亚。

喂喂,到底谁是医生,艾米亚才不会理会这些,他幻化出链条把人捆起来丢在地上:“蠢狗,来帮忙。”说着拿出全套手术工具,

啊啦~伤口裂得更开了。

在手术的过程中,库丘林漫不经心的说:“那个头啊,已经被我戳爆了。”迪卢木多眼中弥漫着愤怒,缺动不了,艾米亚手术刀直直的戳入腰间,一个漂亮的刀花,挖出了眼珠。

迪卢木多因为疼痛惨叫这,心中的痛。

 

【三】

如果不是被绑着,青年大概会上去咬死库丘林吧,库丘林看着迪卢木多感叹道,那双眼睛即使是愤怒也很漂亮啊。

“我说,你这家伙脑袋什么结构的?”

“啊?”迪卢木多没搞懂这家伙在说什么。

“他不是已经抛弃你了?没搞错他还要拉你一起死对吧。”库丘林平淡的说出残忍的真相,看着青年的眼睛一切变成迷漫:“你的忠心可是被踩在脚下了。”

“不是这样的........”迪卢木多不停的说着,在否认库丘林的话还是他现在心中所想的。

“我看你也无处可去,吶....和我契约吧。”库丘林抛出一个炸弹,这小子战力不弱,而且摆在家里也养眼对吧,而且他要给我把神社整理好!

 “不要。”库丘林看着拒绝的青年,这是神器的矜持吗:“不要也要给我收拾好这里!”他全然无视了青年身上的一堆伤,拉开门走了出去。

 艾米亚提着药箱站在门外:“你要收留他?”

“要不然呢?”库丘林苦恼的说着,什么时候他那么烂好心了。

“他好像是肯尼斯的神器,他老婆可是在找........”艾米亚意有所指的指了指门内,抬步离开。

 库丘林抱住脑袋,嘶吼着:“真是大麻烦!”

“是啊,你的麻烦大了,神议要开始了。”艾米亚嘲笑着,完全没有身为朋友的自觉。

 两个人留下屋内忙碌的青年,前往神议。



评论(1)

热度(4)